中国铁道建筑报:只因对冻土“爱”得深沉
——记铁一院刘争平和他的创新工作室
时间:2019-12-02 浏览次数:次



    本报记者  高  俊

作为工科生,铁一院甘青指挥部及青藏铁路格拉段改造工程指挥长刘争平对数字是很敏感的,但“2”“19”“38”这几个普普通通的数字,却从来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2”代表的荣誉

2,是习近平总书记接见刘争平的次数。第1次是在2013年,刘争平作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代表之一,与习总书记进行座谈;第2次是在2016年,刘争平作为全国劳模代表参加习总书记出席的全国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

短短3年里,刘争平先后两次获得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接见,不能不说是一种莫大的殊荣。有人说这是带有偶然的幸运,但偶然中却蕴含着必然。刘争平是扎根青藏、献身高原的劳动者杰出代表,在高原铁路建设的平凡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

第一次向习近平总书记作自我介绍时,刘争平激动地说:“我来自铁一院,在青藏铁路工作。”习总书记握着他的手,亲切地说:“青藏铁路,我知道。”接着,连说两遍:“你们辛苦了,辛苦了!”

第二次座谈的主题是“知识”和“创新”。这让来自勘察设计科研一线的刘争平觉得格外熟悉,感受也更加深刻。习总书记微笑着对他说:“青藏铁路是冻土铁路,你们是做冻土研究的。”

冻土难题,让习总书记对青藏铁路多了一份关注。冻土难题,也让刘争平献出了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岁月。

“19”承载的岁月

19,是刘争平在青藏高原上度过的年头。2000年6月1日,刘争平接到调令赶赴青藏高原参与青藏铁路勘察设计工作。从那一刻起,他便与这片土地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从此“不离不弃,相伴相依”。

作为青藏铁路勘察、设计、建设和科研的主要参与者之一,刘争平全过程参加了青藏铁路初测、定测、补充定测、配合施工及经验总结和成果编撰工作;作为青藏铁路冻土科研队队长,他主持和参与了66项课题研究,并担任了13个课题组组长,形成科研成果20余项,为青藏铁路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与此同时,从2004年起,刘争平还同步参与了拉萨至日喀则铁路及日喀则至尼泊尔铁路的前期勘察工作,并在2010年后相继挑起了副总设计师、指挥长的重担。

从青藏铁路到拉日铁路,从拉墨铁路到青藏铁路格拉段扩能改造,在整整19年时间里,刘争平从未离开过青藏高原。

在青藏铁路勘察设计及配合施工的6年时间里,刘争平已记不清自己在全长1142公里的线路上往返了多少次。他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夜晚住过简易帐篷,在茫茫无人区涉过齐腰深的雪水;他用寒彻骨的水洗脸、刷牙,用浑浊苦涩的河水烧水、泡茶;他在唐古拉山兵站倚着墙角啃馒头咸菜,在“五道梁”冷寂的夜里因缺氧憋醒……因长期献身青藏高原建设,有人借用“藏牦牛”的名字给他起了“阿牛”的绰号。

阿牛,的确“牛”!在拉日铁路勘察设计期间,刘争平每年在现场工作8个月以上,不仅翻越了海拔4500米的仁布雪山,踏遍了羊卓雍措周边的沟沟坎坎,还走遍了日喀则市18个县中的12个,连当地藏族同胞都评价他是最了解日喀则的汉族朋友。因为对青藏高原铁路建设一线了如指掌,刘争平经常被指定为国家有关部委,西藏自治区相关领导汇报项目方案。凭借像卫星导航一样精确的详尽介绍,刘争平赢得了第2个更广为人知的绰号——“刘北斗”。

“38”寄托的传承

38,是刘争平的“偶像”——李金城成为青藏铁路总设计师时的年龄。像李金城那样献身高原,为推动国家冻土工程建设发展作出应有贡献,是刘争平选择坚守在高原上的动力。

2009年3月,刘争平晋升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时年38岁,成为铁一院企业发展史上最年轻的正高职专家,以另一种方式,从偶像李金城手中接过了奉献高原的接力棒。

担任冻土科研队队长后,刘争平带领团队年复一年地进行枯燥的地温监测、现场调查,绘制出国内首张《青藏铁路冻土地温分区图》,受到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高度赞扬。在青藏铁路建设期间,刘争平带领技术人员深入施工现场,分析施工对冻土的影响,及时采取优化措施,从源头上保证了冻土工程的稳定、可靠。青藏铁路开通运营后,他们的监测和研究仍在继续,一直在为高原铁路的养护和维修提供数据支撑。

19年间,刘争平先后发表论文28篇,荣获省部级以上科技奖励12项,多次应邀在新技术研讨会、国际研讨会上做主题报告,向世界展示中国在冻土铁路研究领域的创新经验与成绩。

2015年6月,以刘争平名字命名的劳模创新工作室成立,他和团队迎来崭新的发展契机。难能可贵的是,已持续了10余年的青藏铁路地温及沉降监测不仅没有中断,还作为工作室的一项“常规工作”被固定下来。目前,“刘争平劳模创新工作室”成为西藏自治区第一个以劳模名字命名的“双创”工作室,成为“全国示范性劳模创新工作室”,并涌现出以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胡炳成、拉日铁路总设计师许红春等为代表的一批中青年技术骨干。短短几年间,工作室成员累计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项、勘察金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5项。随着更多新生力量的加入,冻土研究的“接力棒”渐渐从刘争平手中传到了更多人手中。亘古不化的冻土正逐渐成为孕育着技术创新的热土,吸引越来越多的青年人为之奋斗。

采访期间,刘争平说他闲暇时喜欢写诗,他非常喜欢著名诗人艾青的那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在刘争平看来,这也是他对青藏高原,对研究了19年的“冻土”的“表白”。